少有人走的路

忘不了了的襁褓与母乳,抚我长大,育我行万里路!

也不知是性格中本来就有冒险的因素,还是大学的生活过于苦闷。在大学闲暇之时,我时常有些奇怪的想法,四处冒险也是其中之一。在一个时间段内,通过读一些书籍,我迷上了寻找抗战遗址。除了已知的抗战遗址(包括家乡南昌的新四军纪念馆等遗址,衡阳之战的遗址,长沙保卫战的遗址、芷江受降纪念馆等),但是除了这些已经开发保护的遗址,还有许多已知,但是还没有被人开发保护的遗迹。所幸,在这次去湖南之前,我已经探查到了这方面的信息,对此,我欣喜若狂。在浏览完长沙后,第二天我便急忙踏上了去这个小县的长途客车。

走着,走着我便学会了一个人走路,或者说学会了成长的孤独。

就在去这座山的途中,我内心是激动的。乃至于在激动之余我忘记了一个十分重要的事情(我是路痴啊,在小小的南昌市内都经常迷路)。而这件事,恰恰是导致我被困这座深山一天一夜的原因。到了县里,搭乘摩托来到镇里,步行一段来到了山的入口处。来到这个镇,感觉到这个地方也并不是我所想象的那么荒凉。收拾一下心情,便徒步走上山去,山下有简易的便道,估计是镇的居民为了方便而修建的吧。观看路的两旁,并无任何的遗址标注,我便感到十分疑惑,一度怀疑是不是找错了地方。恰恰在这个时候,有来来往往的村民穿梭而过,我便加以询问。原来我探查的没有错误,只不过,需要走到山的半山腰。在那有一片稻田,山上也有一座小庙,让我走到山腰在去询问那里的人。我欣然谢过,便径直的往山上走去。到了半山腰,太阳也升到了半空中,毒辣辣的,环顾四周,周围只有一个人在田里,我便询问他有关于遗址的事情。他指向山上,给我讲了讲大致遗址在山上的什么位置,怎么辨认和怎么下山,还邀请我去他家坐坐,喝口水吃点中午饭在上山,我谢谢了他的好意,便朝着山上走去。

走着,走着我便走出了故乡的黑土,或者说走出了思想的禁锢。

通往山顶的路就不像到山腰的路这样平整了。这段路途中,一切都还是很原始的样子,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松针和其他有刺的植物,横挡在我的面前。而且这些植物严重的阻挡住了人的视线,让人感觉看不到头,根本不知道还要走多久才能达到山顶。麻烦还不仅仅是如此,这座山间的土十分松软,不知道是不是昨天山里下了雨的缘故,路上的泥土十分松软,有的地上的土,一踩上去就会陷下去,所以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前行,因此行动十分缓慢。走了一段路,我隐约闻到了一股粪便的味道,蹲下身来看看粪便的形状,根据判断,应该是小型动物的粪便。在继续往前走,便看见了许多石头垒成的一个小型的阵地,我想这应该是远处的防御阵地吧。主阵地应该还在很远的地方吧,于是我继续向前走去。又走了一段路,前面的树木就更高了,完全遮住了太阳,使得人完全分不清早晨和晚上。但是没有找到主阵地,我实在是不甘心就此离去。我就继续往纵深行走。直到又走了一段路,还是没找到,我只能准备回去了。就在这个时候,回头一看,我离山腰已经有很长一段距离了。怎么回到山下,这个问题摆在了我的面前。到了这个地步,我的内心是有点荒乱的,但是换了个思路想想,这座山又有多大呢,一直往回走,一定能够走回原来的道路的。

走着,走着我便找到了霓虹的深处,或者说找到了梦想的归宿。

但是事实却不是我想的这么简单,因为往山顶走的时候过于激动了。走回头路的时候,竟然发现往山下的道路中有叉路。选择一条叉路往回走,走到一半却发现是死路,于是又往回走。就这样反反复复,顿时累的口干舌燥,而又分辨不了方向。就在这个时候,肚子也饿了,看样子似乎已经走到了绝路,而手机也没信号,看样子似乎要死在这个小荒山里了。虽然心里感到很慌张,但是还是想走出去,我找找周围,发现有竹子,在竹子底下刨一刨,所幸还有竹笋。虽然竹笋是很干涩的,但是闭着眼睛硬啃吧,吃完了竹笋,用随身带来的军用水壶装了点山泉水。继续排除道路,向山下走去。在这个时候时间好像进入了下半夜。因为山间的温度好像进一步下降了,而且我周围的潮湿的气氛也越发的浓烈了,空气中好像充满了水汽,旁边的草丛里也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动。对于这些的景象,我只好假装视而不见了。目前,唯一的办法,就是以一个点,不断的向四周探路,在一步一步的向下一个点走去。就这样,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听见了一声鸡叫,在往前一走,看见了几间房屋也看到了一片水田,虽然这个地方我不认识,但是可以确定的是我已经走出了这座山了。这次的经历虽然并不值得夸耀,但是也足以使得喜爱冒险的朋友有所借鉴了吧。

走着,走着我便走到了树荫下痛哭,或者说走到了拼搏的低谷。

Leave a Comment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