站在岁月的渡口还是饮着那久远的一世缠绵的风花雪月

风轻轻,意绵绵,是谁为谁正执笔,写下这个春季的哀伤与浪漫!?泪眼问花花不语,邀风杨柳风不来,天涯之外,沉醉的我奈若何?——题记朝霞透过窗棂伏在身上,仿佛是你,过去贴在了我胸间,指尖的温度停留在心头不曾散去……这个春天才刚刚开始,怎么就有了这个春潮?静逸迷离间,伸出双臂总想要拥你入怀……思无意,可能久念成痴了,醉酒迷幻中整个世界都在沉浮间静静地飘移,纵是千般不愿万般无奈……诚然,这不过是一场意识形态的流亡吧!?不过,在眼角残存的一滴泪中发现早已寻不到你的一丝影迹……对你我将放于何处才可以忘记?是一部落满尘埃的笔记里,还是那孤寂荒凉的梦里,仰或是一句佯装洒脱的话语里!?浮尘俗世,曾几何时,彼岸花开在哪?能渡我这一世的寂寥!世俗中,谁能真逃的过了情网?命运还是扼住了咽喉,在冥冥中接受了定数!?半辈风尘,却空伤自怜,站在岁月的渡口,还是饮着那久远的一世缠绵的风花雪月……

人生似水流年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抵不过烟消云散

消廋了容颜为那般

轻抚琴弦

如风之纤细

思念为谁断

绕指的情愫

一生的眷恋

在琵琶声间

演绎了一场场岁月的变迁

情到深处

孤寂难掩

Leave a Comment.